被家暴儿童的家庭困境:女孩成植物人三年 168万赔偿至今无果 2019-07-17

    自动播放 陛下,您的Flash插件已过期,无法播放视频了 建议您…… 升级 Flash 插件 按住画面移动小窗X<>真人版“藤原拓海”,驾驶室内放茶水驾驶,几年来滴水不漏百米飞人大战苏炳添目睹博尔特谢幕:独孤求败太寂寞周立波妻子:第二任律师人品不错 聘第三任律师是不想有一点马虎年轻人因为性传播被感染艾滋病病毒新娘金星:亲自设计自己的婚礼 三个孩子做证婚人十三邀丨国际大腕打飞的参加面试 张艺谋感叹:中国演员比不了40年40人:我的前世一定是个中国人长沙七旬老人为孙治眼睛,专研6年成科技专利"达人"金星离婚12年后跟德国老公复婚:仨孩子做我的证婚人北大六院院长陆林谈什么样的人更容易患抑郁症金星回忆1995年做手术:我不满意父母给的“出厂设置”马丁·雅克:中国为世界上大多数人创造了另一种可能性娶个女军人是一种怎样的体验?丈夫:非常自豪李亚鹏曾被爆借公益敛财遭审计18个月 回应:清者自清以色列中餐厅老板高唱《我爱你,中国》店内顾客鼓掌欢呼

    

     视频 | 被家暴的儿童,谁之错?

     “萤火计划”特约

     摄影/朱玲玉 编辑/丁梦硕

     出品/腾讯图片

     女儿被母亲的情人打伤 168万赔偿费至今无果

    

    

     2018年11月9日,刘辛怡在北京医院迎来了她的5岁生日,这是她在这里度过的第三个生日。三年前,她原本生活在一个三口之家,因为家境清贫,在乡下没房子也没田地,为了解决全家生计,父亲张少峰便跟着同乡一起去内蒙古打工。在爸爸外出打工期间,母亲刘丽梅(化名)与同村的一个姓赵的无业游民相识,来往亲密。

    

    

     2015年9月14日晚,辛怡被饿哭,在一旁的赵某用宽胶带把她的全身绑起来,粘住嘴巴,刘丽梅却坐视不管。9月15号晚,辛怡再次哭闹,赵某绑住了她,还将口中燃烧的烟头碾在她的大腿根部,刘丽梅仍对挣扎中的辛怡熟视无睹。赵某又直接将小辛怡头朝下,挂在墙边。随后,辛怡逐渐哑至无声。半小时之后,刘丽梅发觉异样,上前查看才把辛怡放了下来。第二天才发现辛怡一直闭着眼睛,脸色青紫,没心跳了。刘丽梅连忙送她去医院,检查得知大脑严重出血、颅脑严重损伤,无力支付药费的刘丽梅拖延了19号才给辛怡父亲打电话求助。

    

    

     躺在重症监护室的辛怡,除了脑内出血、重度颅脑损伤外,全身还有多处划伤、挫伤、烟头烫伤,生命垂危。父亲得知情况后 急忙从内蒙古赶回家中,赶到医院照顾孩子,并将赵某和刘丽梅起诉。

    

    

     辛怡已在医院治疗了三年,可是她依旧没有意识,一直维持植物人的状态,只有周围有异常响动的时候,她会突然弹起双手,身体瑟瑟地发抖。医生说她的大脑和身体还在发育,醒不醒是未知数。图为志愿者给辛怡播放海豚音,辛怡听到响声,轻轻抬了下双手。

    

    

     2017年3月16日,洛阳市中级法院庭上,刘丽梅面对她的指控,悔不当初、泣不成声,可是为时已晚,被判以十年监禁,而赵某被判以无期徒刑,经济赔偿168万至今也没有承担。刘丽梅表示她当时不敢上去阻止,因为赵某威胁她如果她阻止就把她们都杀死。张少峰再次诘问道:“为什么不敢上去阻止,那是你亲生的孩子,牲畜都知道维护它的幼崽,你都不配做母亲。”

    

    

     辛怡曾有四次心率骤停,医生都劝他:“放弃把,她不可能醒了,也怕造成你以后越来越多的负担。”可是他觉得“辛怡很坚强,每次抢救都能挺过来,我就不能脆弱,不能放弃她,因为我是她的爸爸。”辛怡高达一百多万的医疗费用和日常用品都是爱心人士捐赠,但他知道这不是长久之计,辛怡的身体情况离不了医院,只能一直等到她的大脑发育到七岁,看能不能醒过来。“这三年多,医院都过成了家。有时候做梦,她醒了,我们要回家了。如果再过两年,等到的是最坏的情况,她醒不过来,我也不知道我该怎么办。”

     她把儿女被打成重伤后 又给儿女织毛衣

    

    

     2017年5月13日清晨,在唐山某建筑工地刷油漆的刘兵兴突然接到哥哥打来的电话,得知他的两个孩子被妻子殴打至昏迷。他迅速赶回了老家邯郸,看到了满身伤痕、满头是血的孩子,墙壁上和床单上布满还没有干的血渍。刘兵兴不敢相信这个情景,妻子性格一度内向怯懦,平日里对两个孩子也照顾有加,没有道理会施以这么严重的暴力行为。女儿刘佳瑶年仅8岁,儿子刘嘉翔也还未满一岁。

    

    

     在邻居的转述中,刘兵兴了解到那天妻子王红霞(化名)忽然失去理智,拿着一根直径一厘米的铁棍忽然冲到家门口,打伤邻居,又和围观的村民冲撞了起来,还砸了停在过道的车。邻居见情势严重,赶紧报了警。等警察赶到之后,才发现家里躺着两个已经被打至昏迷、失血过多的孩子。图为王红霞从精神病院回到家中的状态。

    

    

     随后警察询问王红霞才得知当时施暴的起因。那天早上王红霞抱着小儿嘉翔到她母亲的家中,请求母亲帮忙带带孩子,她好腾出手回去做饭,却被母亲拒绝。她只能又带孩子回到家中,可是嘉翔越发哭闹,激发了她的暴躁。她把嘉翔放在床上,转身就拿了一根直径差不多1厘米的铁棍,朝着嘉翔的头打了下去。姐姐佳瑶听到声音,冲进屋里抱着嘉翔,想要阻止母亲,接着两个搂着的孩子都被母亲打到重伤。刘家瑶头颅粉裂性骨折,无法进食,智商受损,刘嘉翔的头部有两条裂缝从前额裂到后脑勺,造成严重的颅内出血、肺感染、脑梗塞,住院后昏迷42天。

    

    

     孩子被送进医院急救之后,神志失常的妻子就被她的家人送进了精神病院。刘兵兴百思不得其解,决定去精神病院看望妻子,质问事实的真相。“那天下雨,她在精神病院的病房里,耷拉着头,跟我说她很冷。来之前,我觉得我一定要质问她为什么这么对待孩子,如果孩子的命救不回来我一定跟她离婚,然后拼上命,谁都别想活了。可是当我看到她那个木然的表情时,我看懂了那个眼神,她以为两个孩子的命已经没了。我就问她‘你知道两个孩子怎么样了吗?’她恍了会神,说‘两个孩子天天跟我睡一块呢’。那一刻我就什么话都问不出来了。我知道,她家人已经不管她了,我也可以任她在精神病院自生自灭,可她也是一条生命。”刘兵兴从精神病院出来以后,又去了一趟妻子的娘家,嘱咐丈母娘给妻子送点衣服过去,可是丈母娘又推脱了,他顿时想明白“为什么她的家人会这么对她,而妻子婚后也一直不愿意谈及家人,或许这也是她会精神失常的原因之一”。

    

    

     手术抢救之后,经过三个月的住院治疗,刘嘉翔才恢复正常生活,现已回到家中,但还不能排除颅脑损伤带来的后遗症,需要长期康复治疗。因为腿部受伤,他一直到两岁才能正常行走,而刘家瑶一直因为心理阴影而无法回归家庭,寄宿在家附近的私立学校。孩子出院之后,刘兵兴不顾及家人和邻居们的反对,把妻子接回家中。根据医生的诊断,妻子患有严重的是产后抑郁症,有轻生倾向。

    

    

     回家后的王红霞不愿意跟任何人说话,很少和孩子互动,可在她卧室的窗台边,摆放着一条没有织完的毛衣。从精神病院出来,她就一直织着那条毛衣,她说是织给孩子的。刘兵兴觉得,她对孩子充满了愧疚,可是她把自己看成了一个罪人,每天低头不说话,长发遮住她的脸,看不到任何表情,也闭门不出。

    

    

     刘兵兴又开始往回想,出事之前,为了谋求全家生计,他总是一个人在外面干活挣钱,有时候就连着几个月回不来。王红霞从怀孕到生产基本都是一个人,照顾两个孩子,忙不完的家务,还得送女儿上学。“出事以后我一个人照顾两个孩子,才特别体会到她当时的不容易,是多么费心又费力,”刘兵兴理解了妻子的产后抑郁,回想起妻子在施暴前几天其实有过征兆,“那天我要离家去打工,她一定要跟我一块出去,我说工地上也都是男人,没地方给她住。她依然坚持。我说孩子怎么办,她说孩子不管了。我没有把她的情绪放在心上。现在才回想起来,她当时应该是撑不住了。”

    

    

     一次,刘兵兴提出要带妻子出去走走,可是村民们看到她就躲得老远,他们的身后都是风言风语。刘兵兴觉得有愧,妻子怀孕和产后都关心得太少,有时候难得回来还出去找朋友喝酒,回来还有点酒疯。他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女儿佳瑶,怕那件事永远留在她的记忆里,怕她从此都不快乐。

     她曾被前夫家暴 再婚后把儿子打伤

    

    

     2016年8月3日,山东省夏津县白辛庄村,一名出生5个月的婴儿被亲生母亲反复摔打,致其失明重伤。这个婴儿叫范传恩,这场灾难至今令范家上下惊魂未定,孩子被送去抢救之后的20天后,桂芳的尸体被村民从离家一墙之隔的河里捞出。有人说她是因为内疚跳河自杀,也有人说她是又犯病了,不慎落水身亡。图为奶奶抱着传恩。

    

    

     范传恩父亲范连后31岁还未娶妻,一直到2015年经媒人介绍后,才和一位叫桂芳的女人结了婚。婚后,范连后去济南打工,桂芳在夏津县城一家商场专柜做售货员。桂芳怀孕后,范连后从济南回到夏津县城干些装卸、建筑之类的零工,每天晚上回家照顾妻子。然而,桂芳怀孕一个月后突然变得暴躁,对范连后进行殴打后跑出家门,一家人在县城将其找回。之后的两三个月,徐桂芳多次出现此类情况,送到医院才被确诊为间歇性精神病。家人让她住院,但她精神清醒时又跑回了家,说“怕花钱”。4月1日凌晨,徐桂芳剖腹产下这个6斤半的男婴,给他取名传恩。

    

    

     在这次施暴之前,桂芳早有暴力倾向。一次,范连后正要给孩子加件衣服,桂芳突然拿起铁锹,向丈夫的头上砍去,瞬间血流如注。范连后护着孩子,头上被铲出一个大血口子,在医院缝了六针。自此,家人不敢让桂芳看孩子,但只要有机会接近孩子,她就会用力拽小传恩的胳膊或腿,时常把孩子弄哭。

    

    

     2016年8月3日晚,范连后还未下班回家,桂芳和婆婆照看宝宝。桂芳抱着哭闹的孩子,反复摔打了有十多次。婆婆见此情景想要上前阻挡,桂芳连婆婆一起打。等到桂芳回过神来,意识到把孩子摔伤,这才紧急将孩子送往医院。辗转了多家医院后,传恩被诊断为脑瘫、癫痫、失明,只能吃流食,身体也无法活动,需要长期康复治疗。图为奶奶给传恩做肢体康健运动,他每天要坚持三小时的爬行训练。

    

    

     由于脑损伤后遗症,导致传恩发育迟缓,两岁多了还不能坐立。如今,已满两岁的传恩,终于会笑了,可是失明治疗手术的费用预计要几十万元,让这个困难家庭进一步犯难。因为要照顾孩子,范连后已无法外出打工挣钱。亲戚朋友能借的都借了,家里能卖的也都卖了,即使这样还是与手术费用相差甚远。

    

    

     “出事以后,一直着急抢救孩子,也没顾得上重视妻子的问题,结果让她就这样走了。”范连后对此十分抱歉,想到妻子在情绪正常的时候对孩子也是极其疼爱,事后他才得知原来妻子在前一段婚姻中曾被前夫家暴多年才引发了她的精神问题,她也是个受害者。范连后低着头又说,“现在我啥也不想,只想能治好孩子的眼睛。你看他的眼睛那么明亮,却无法看见这个世界。”

     如果你想帮助受虐儿童和他们的家庭,请点击超链进入腾讯公益【为受虐儿童筑起城墙】,帮助赵亚全换上义肢,支援这个不幸的家庭渡过难关。

     (《中国人的一天 》第3281期 微信搜索“中国人的一天”或“chinaoneday”公众号,投稿或分享你的故事至chinaoneday@qq.com,你将有机会成为中国人的一天主人公。)

     the end免责声明: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腾讯网的观点和立场。

, 1, 0, 10);

Copyright © 2019 杏彩平台登陆官方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钟海峰
地址:宁夏自治省银川市新城福州街
全国统一热线:18566079798